凉凉今天凉了吗

天好冷啊,想就这样一直待着不走啦

【贾正】把相亲对象给认错了怎么办[一发完]

沙雕文学请勿上升

骂我可以别骂他们

正文:

-

在公司忙碌了一天晚上十点半才回到合租的房子的朱正廷一边吐槽着公司的残忍一边拿出一罐肥宅水,还好下个星期就要换新的总裁了,再忍忍吧。



刚瘫在沙发上想好好休息一下的美妙幻想被一个猝不及防的电话给打破了。


看着屏幕上联系人显示着“妈”一个大字,朱正廷吓得颤了一下立刻坐直身子清了下嗓子之后内心忐忑地点了接听。


“朱正廷!你好好给我解释一下上一次的相亲你怎么又跑了!你自己说说!老陈家的那个大儿子难道不好吗!”


在电话那边传来高分贝的女声之后朱正廷连忙把电话远离了耳边心疼地揉了揉自己的耳朵。


“妈……我……我跟他就是不合嘛……”


“嗯?你给我说说?哪不合了?”


“嗯……”朱正廷眯着眼睛大脑飞速运转了一下,好像很多理由都已经被自己用过了……


“因为他空调喜欢开25度我喜欢开27度!”


“你再给我瞎掰你!少给我胡编乱造你那些奇葩理由了!明天不用上班下午两点钟心动咖啡馆我给你找了个挺好的小伙子……哎我的夜宵要糊了啊我不跟你说了……”


“妈!你连人家名字都还没告诉我呢!”朱正廷听着电话那边的嘟嘟声眼神绝望看着天花板不满地抱怨。


“哇兄弟可以啊,阿姨又让你去相亲啦?”另一位叫李权哲的合租朋友也拿着一瓶还冒着冷气的饮料走过来。


朱正廷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攥着李权哲的袖子,“呜呜呜权哲……救救我吧……我快死了……”


的确很绝望,一个月跑了十几趟相亲,遇见了十几位奇怪的人,编造了十几个奇葩理由……


“我妈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放过我啊……而且我真的对那些人没有感觉啊……”


李权哲转着眼珠子看着向他哭诉的朱正廷突然想起了以前看的各种狗血偶像剧灵光一闪。


“嘿,哥,我们玩点有趣的呗……把你明天的相亲对象吓跑怎么样……”


朱正廷听了这话立马来了兴趣,枯燥乏味的相亲真的是太烦了,偶尔找点乐子也是好的嘛……


次日两点朱正廷按照约定来到咖啡馆,脑海里想着李权哲昨晚给自己出的招。


到了门口朱正廷还是有点不放心索性给李权哲拨了个电话。


“权哲……你是认真的吗……真的不会很奇葩吗……”


“相信我!不够奇葩你怎么能吓跑他啊!”


挂了电话朱正廷猛地吸了一大口气给自己打了个气,撸起袖子暗道:“让我看看今天是哪个小帅哥这么幸运!”


不过……自己好像还不知道对方叫什么名字长啥样啊……


算了……凭感觉来吧!


朱正廷一边环顾四周一边抬脚走进咖啡店,结果一不小心在踩空了在台阶那里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倒,这下引起了店里所有人的注意。



朱正廷只好尴尬地笑着一边道歉,小心翼翼地把门关上。


好像没有看到单独坐着的人啊……


等等……角落一个人坐着的那个男人应该就是了吧……嗯……长得挺好看的……


再三打量了一下正在敲着键盘工作的那个男人于是朱正廷大步走了过去,在走到男人面前的时候大力地往桌子上一锤硬是把男人吓了一跳。


“嗨~帅哥!你好呀,我叫朱正廷!”


黄明昊起初有点疑惑,但是看见眼前那人嘴角甜甜的微笑时就下意识想陪他玩一下。


“你好,黄明昊。”黄明昊温柔地对朱正廷笑了一下。


朱正廷有点自豪地想着,自己的直觉果然不错嘛,妈说的相亲对象肯定就是他了!


那就……开始吧……


朱正廷也礼貌地点了点头随后坐下,招招手示意旁边的服务员,拿着菜单开口问黄明昊:


“你要喝点什么吗黄先生?”


“拿铁就行。”


朱正廷随意地回应了一下黄明昊,随后清了下嗓子,假装很苦恼地看向旁边的服务员。


“我要喝什么呢……什么呢哎呀我要喝咖啡不不不我要喝牛奶……错了错了我要喝水算了算了还是喝牛奶吧!不对喝水咖啡喝了睡不着觉茶太清淡可乐喝了会打嗝……可是咖啡很甜茶很提神可乐好喝哎呀……我到底喝什么呢哎呀算了来一瓶八二年的雪碧压压惊……算了我还是要一杯白开水吧!”


看着服务员突然僵硬的笑容还有黄明昊惊愕的表情朱正廷满意地笑了笑,李权哲的办法不错嘛……


“对不起啊黄先生我这人平常就是这么挑剔~如果你受不了的话~现在出门左拐就行啦~家长那边我会解释的~”


本以为黄明昊会忍受不了起身就走的,不料他还是淡淡的笑着打断了朱正廷的话转身对服务员说:


“没关系,那给我也来一杯白开水吧。”


朱正廷赌气似的咬着手指想着李权哲昨晚说过还有什么办法,而对面的黄明昊把他的小动作都看在了眼里。


朱正廷好似放弃了,他直接无力地靠着椅背望着黄明昊,记性不好,实在想不起来了……那就直接摊牌吧。


“喂黄明昊我看你长得也挺帅的怎么可能没有对象呢对吧你就直接说吧你是不是也是被父母逼着来相亲的。”


黄明昊听着朱正廷气都不带喘地说完整段话,压抑住了想笑的冲动,这人怎么这么可爱啊。


黄明昊想着今天只是来咖啡馆准备安安静静地处理一下工作的事情,没想到坐下没多久就被一个风风火火闯进来的冒失鬼给打断了,现在看来合着是把自己认成他的相亲对象了啊……


黄明昊突然凑近玩味地笑着看着朱正廷,“嗯……你猜中了,我的确是被逼着来相亲的……”


朱正廷看起来很高兴,兴奋地拍了一下桌子差点站起来。


“嘿我就说嘛!你肯定是我相亲的对象嘛果然没猜错!”


下一秒黄明昊再次靠近了几分,托着腮认真地注视着朱正廷的眼睛同时疯狂地释放着自己的魅力。


朱正廷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赶紧拉开距离时耳边还出现了莫名的红。


朱正廷有些羞愤地看着黄明昊,“喂我跟你说,既然我们都是被逼的,那你也别想打我的主意了啊……你回去跟你家人说说我们不合适就好啦!这样我也可以逃过我妈的夺命连环call了……两全其美嘛!”


“可是……我对你挺满意的啊怎么办……难道朱先生……你看我不行吗?”


嗯……朱正廷被他说得已经有点脸红了……仔细看一看黄明昊长得确实挺帅的……穿衣品味也不错……倒是挺合自己胃口的……


哎不对自己今天的本意不就是推开烦人的相亲对象吗!!!况且朱正廷自己现在还不想谈恋爱呢只想好好的工作先。


“你可别打我主意了!我就这样跟你说吧……我们是不能在一起的!”


这下黄明昊确实很疑惑了,为什么不能在一起呢……


“因为我们有共同的母亲!她就是我们伟大的祖国母亲!你知道吧!我们不能在一起的!嗯……”


“噗……”黄明昊看着朱正廷正儿八经讲出这种奇奇怪怪的话之后实在忍不住了,伸手揉了一把眼前的人柔软的发旋。


朱正廷生气地拍开了黄明昊的手,“喂你没听说过不能随便摸人家的头的吗!”


黄明昊没接他的话自顾自地打开了微信的二维码随后递给朱正廷,“我现在要走啦有空联系哦。”


“嘁……谁要跟你联系啊……”朱正廷嘴上嫌弃地说着可还是自觉地打开手机加了好友。


“嗯……朱先生……我对这次的相亲对象很满意,或许我们可以试一下呢?”这是黄明昊离开时最后一句话。


黄明昊走后朱正廷硬是呆呆地坐着脸红了一阵子才准备起身离开,结果一个陌生的男人喘着大气出现在自己面前。


“对不起啊您就是朱正廷先生吧,刚刚路上实在太堵了来晚了。我是您的相亲对象。”


朱正廷很懵逼地看着这个自称是相亲对象的人。


啥??你是我相亲对象???


我他妈都要被那假冒的给拐跑了你个正牌的相亲对象才来????


然后朱正廷再次以各种奇奇怪怪的理由打发走了这个相亲对象。


知道黄明昊是骗自己的之后朱正廷回去气得要死,每天对黄明昊发来的信息都是爱理不理。


一周后,朱正廷在公司听到八卦新来的总裁名字叫黄明昊时,他差一点就去递辞职书了。


这是造的什么孽啊苍天啊。


于是朱正廷开始了每天都在躲黄明昊的日子,上下班都避开黄明昊的时间,就连工作时间都好好坐着哪都不去,这样保准遇不到黄明昊。


结果第二天朱正廷实在渴的不得了了想着喝个水应该不会这么巧的吧,然后在茶水间碰上了黄明昊。


行吧,就是这么巧。


“呀,好久不见啊朱正廷。”


“黄总你好黄总再见!”朱正廷懒得回答他抬起腿就准备跑,然而被黄明昊侧过身子靠在门框给拦住了。


为了防止外面有人看见黄明昊干脆把朱正廷抓回来按到墙上。不怀好意地抿了抿唇看着朱正廷。


“这不是上次相亲的朱先生嘛,好巧啊又见面了。”


黄明昊还特意加重了朱先生三个字,朱正廷听到就气不过来一把推开了黄明昊,害自己出了这么大糗还敢说。


“你还敢说!你不是我的相亲对象你干嘛假冒啊!”


黄明昊轻笑着伸手揉了下气呼呼的朱正廷,“可我们不是都挺合适对方的标准的嘛。”


“那你也不能骗我啊你不知道我有多尴尬!都说了别摸头!!”


黄明昊又靠近了几分把朱正廷逼回去,随后把人的脸扳过来扣住了后脑勺微凉的唇贴上了他的随后细细密密地吻着。


灼热的呼吸打在脸上朱正廷的脑子一片空白,传来的酥麻的感觉又让他身子一软禁不住依在黄明昊身上。


“非礼……唔……!”被松开那一刻朱正廷非礼还没喊出来就被黄明昊用手捂住了嘴。


附近的同事听到动静在外面关心询问:“正廷你怎么了没事吧?”


黄明昊转头过去对小同事摇了摇头,“没事,他刚刚说今天的茶水非……非常好喝,嗯对,你继续工作吧。”


同事走远后朱正廷瞪了一眼黄明昊低吼:“我x你还亲我你能不能再不要脸点你!”朱正廷再次挣扎着用力推开想逃出去结果又被抓住了困在对方怀里。



黄明昊微微低下头嘴唇靠近朱正廷的耳垂,热气打在他的耳边泛起一片红。暧昧的气息从背后袭来包围着朱正廷,耳畔传来的是黄明昊富有磁性又带着丝魅惑的声音:


“相亲对象是冒牌的,喜欢你是真的。”


……


某天晚上,朱正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又接到了来自母上大人的电话,朱正廷瞟了一眼躺在旁边熟睡的黄明昊,点了接通。


“喂,正廷,快跟妈说说上次的相亲对象怎么样!”


朱正廷有点心虚地吞了一下口水随后开口,“嗯……妈……挺好的……只不过出了一点点的小意外……”


“哎呀我就说嘛这次的小伙子可好了你肯定会满意的!说吧什么小意外!”朱妈妈声音听起来好像很高兴。


“我把相亲对象给认错人了……现在……嗯……躺在我旁边呢……”朱正廷渐渐放低了音量。


安静了几秒后另一边传来的朱妈妈的声音带着点不可置信。


“你确定这是小意外?……”

end.

————

开学前最后的挣扎

在沙雕文学的路上渐行渐远

请接受沙雕网友的为爱发电

即使被名为学校的囚笼禁锢但我永远爱46!!!!




















评论(28)
热度(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