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凉今天凉了吗

天好冷啊,想就这样一直待着不走啦

【贾正】十九

请勿上升正主

骂我可以别骂他们

建议配合bgm食用

《十九》蔡维泽

-

 “十九岁的憔悴

 朋友生活从不搭理心结

 啤酒 笑声 和烟

 朋友 跟我聊聊疲倦”


酒吧里,舞池中央,舞女们放肆地展现着她们那如藤蔓般迷人的妖娆身姿。眼前杂乱的灯光闪着让人花了眼,鸡尾酒的清香气息令人着迷。


吧台前,黄明昊坐在椅子上目光盯着调酒师娴熟的动作,一杯杯带着色彩的酒水被倒在玻璃杯里,在灯光的照耀下,神秘又令人沉醉。


黄明昊就静静地看着朋友们在旁边酒一杯一杯地干着,一边大笑一边喊着歌,黄明昊不喝酒,他实在想不通这酒真的会有让人打开所有心结忘掉烦恼的魅力吗。


喝醉或是微醺着的人,带着爱与恨,心中无奈的情怀在这摇摆和喧闹中被释放出来。对于这些,黄明昊并没有太在意,不过是千篇一律的罢了。


黄明昊感觉吧台的小哥在叫他,他转过头去,在他的眼里看见了正在喝着水果汁的自己。


“嗨,朋友,看你待这挺久了啊,怎么不跟你朋友他们一起玩啊?”


黄明昊咬着吸管,沉思了一会儿才回答他:“我不习惯这里。”


吧台小哥笑了笑,把椅子踢过来坐在他对面,八卦地看着他:“咋了小朋友,失恋啊?说一说你的故事?”


“我不是小朋友,我都十九岁了。”


过了一会黄明昊又说:“我已经分手一年了,跟我男朋友。唔……他在我十八岁的生日上离开了我。”


再次提起这些,黄明昊的内心不禁有点苦涩,他以为自己已经忘了他了。


“悲伤的琐碎

 非必得面对

 有时稍微厌世一些

 稍微谈笑眷恋”


在黄明昊十六岁的生日那年,朱正廷在零点的时候突然抱住了还没有反应过来的黄明昊,朱正廷笑着看着他:


“昊昊,哥哥祝你十六岁生日快乐。昊昊又长大一岁啦。”


黄明昊笑着抱回朱正廷,把脑袋埋在他的颈窝里闻着朱正廷独有的香味,像牛奶味一样又带着一点甜甜的。


“正廷,不要再把我当小孩子了。”


朱正廷抿着笑意轻轻地摸着他的脑袋,“可你明明就是小孩子嘛。”


黄明昊不满地抬起头来瘪了瘪嘴: “正廷,我喜欢你,是那种喜欢。”


朱正廷仍然笑着看着他:“那,是哪种喜欢呀?”


黄明昊伸手抚上朱正廷的脸,轻轻地在他嘴唇上亲了一下。


“就是这种喜欢。”


本以为朱正廷会生气的,可他却甜蜜地笑着看着黄明昊:


“我也是。”


可在黄明昊十八岁生日那年,朱正廷拉着行李箱,还是笑着跟他说话,只不过多了几分疲倦和无奈。


“明昊,你已经长大了,不是小孩子了,以后不能这么幼稚和任性了。”


“刚好我父母要让我出国了,不知道还会不会回来了,你要照顾好自己,我们分手吧。”


那天晚上,黄明昊在朋友送来的生日蛋糕面前看着被点燃的蜡烛,在黑暗里一个人悄俏地伤心。


朱正廷,你为什么要离开我。


后来,黄明昊再也没有见过朱正廷了,他开始学会了照顾自己,开始做个成年人该有的成熟样子,开始试着放下朱正廷。


到现在,他也能微笑着平静地说出自己和朱正廷的曾经了。


“关于从前

非必得抱歉

我们仍是唱着歌的

不论悲喜的明天”


分开之后,他们没有再联系了,但朱正廷有给黄明昊发过信息。


“昊昊,你最近还好吗?”


“挺好的。”


“昊昊,对不起,当初就这样突然离开了你。”


“没关系。”


黄明昊反反复复地看着这几条信息,自嘲地笑着。


朱正廷,我们谁也不需要说抱歉。


朱正廷,我们谁也没有错。


分开了又如何呢,就算有没有分开,他们总是要走上自己的人生轨迹的吧,他们总有专属于自己的明天。而他们,注定走不到一起。


不论明天是是悲是喜,他们也终要面对。


他们还是那个少年,只不过身边少了对方。


“昊昊,十六岁生日快乐,许个愿吧!”

“朱正廷,我现在只有两个愿望,一个是你在身边,另一个是在你身边。”


“说起那些成见

其实 你也并不介意理会

也不算是破碎

只是 难免令人生厌”


黄明昊和朱正廷在一起之后,总会有不少的人不能接受。


除了身边玩得最好的几个朋友,大多数人都在背后指点着,说着一些伤人的话。


他们怀着期待向父母坦白了一切,换来的不是他们想要的支持,却是父母的生气与眼泪。


寂静的黑夜里,他们躺在床上拥抱着,互相依赖着,从彼此的身上得到温暖。


无论这世界上对他们有多大的成见,只要身边有彼此就好。


只要两个人在一起,什么都不重要了。


“回首那一切 并非不完美

只是带着一丝残缺

也算是种特别”


回首两人的这几年,唯一的遗憾应该就是最终没有走到一起,还是分开了吧。


这唯一的遗憾也算得上是最终不能完美的一丝残缺了吧。


只不过,换个角度想想,他们在一起这么多年,共同经历了这么多。


无数个夜晚,他们抱在一起沉默地诉说着内心的苦涩。


其实,上帝对他们也算是很好了吧,就这样平平淡淡的一段感情。


那丝令人遗憾的残缺啊,也不过是普普通通的平淡中的一种特别了吧。


“关于那些 没有谁亏欠

 我们仍是唱着歌的

 不论悲喜的明天”


关于黄明昊和朱正廷的那几年,他们谁也没有亏欠谁的。


至少他们曾经都拥有过彼此,他们也曾爱着。


至少他们曾经都一起努力过,共同度过每一个明天。


不论悲喜,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而他们永远是当初的那个少年。


他们还在歌唱着,歌唱着彼此的明天。


……


黄明昊在回忆中清醒过来时,吧台的小哥已经又在忙活着了,黄明昊揉了揉眼睛,回过神又四处张望着。


他干脆从椅子上跳下来毫无目的地在人群中走着,缭乱的人影中,他似乎看到了前方的吧台前有个熟悉的身影。


他带着猜测与疑惑走近,距离还有五步时,那人似乎感觉到了他的靠近,回过头来。


看到黄明昊的那一瞬间,坐着的人眼睛顿时红了,从椅子上跳了下来,因为没站稳又慌张地扶了一下椅子。


而黄明昊在对上他双眸的那一刻也慌了。


那人带着哭腔向他张开怀抱:


“昊昊……我回来了……你还要我吗……”


“昊昊……我放不下你……我还喜欢你……”


黄明昊笑了,他扑向朱正廷的怀里,紧紧地抱住眼前的人颤抖的身子。


“我也是。”


没有你的明天,都不是我想要的明天。


end.











评论(4)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