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凉今天凉了吗

天好冷啊,想就这样一直待着不走啦

【贾正】学长,我今天可以升副主席了吗?(下)

云染时:

*凉凉x时美女 粮食天团二发


*上篇找 @凉凉今天凉了吗 主页巴拉巴拉


*HEHEHE


废话不多说




下)




6




朱正廷听到眼前人一字一顿地叫他名字,有些紧张。看他这样子估计是要同意了——你廷哥刚进学校几个月就升上副主席也有点太牛逼了吧。




想着想着,一头顺毛的大一男孩傻愣愣地自己笑了起来。




树后面躲着的以范丞丞为首的学生会狗仔队笑得一脸丧心病狂,静了音的手机在聚焦着,随后不断闪烁着浅浅的光芒,快门几乎看不到一个完整的圆,只见相册里的照片越堆越多,几个人的神情越发快乐。




“兄弟,换内存卡,满了。”范丞丞熟练地拆掉已经满了的内存卡递给旁边的同学。




黄明昊眼眸低垂,指尖缠着指腹,到嘴边的话又被狠狠地咽下去。




丁泽仁的魔音在他脑海里开始单曲循环:“你要包庇他?你对他这么好啊!你是不是真喜欢他!你是不是要谈恋爱了!你才几岁!”




......




“先不行。”他揉了揉太阳穴,笃定地放下这句话,索性不再看朱正廷转身就想走。




“啊?”




朱正廷急了。刚刚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瞬间被丢到了浪漫小树林里,眼前的天才学生会长一脸不知名的神情,快步地往宿舍楼走去。朱正廷又气又迷,一伸手稳稳拽住黄明昊衣角。




为什么这人总喜欢拽衣角……黄明昊暗暗地想着,已经不知道自己多少件衣服的衣角被朱正廷攥出了褶皱来……




“为什么?”朱正廷不解地问。




他急的不行,一用力,突然感觉手上一空。




那是个寒风瑟瑟的十月底夜晚,温度大约在10度不到一点,O大学生会主席黄明昊Justin的宝贝外套突然被一个大一新生猛地扯掉,留一件单薄的、几乎无袖的背心在风中舞动,小树林里范丞丞的下巴连着手里的新的内存卡都惊讶地准备掉下去了,然后旁边的同学默默地给他扶了回去。




.......




这天气真他妈冷啊。黄明昊吸吸鼻子,手足无措地摩擦了几下手臂来取暖。




7




朱正廷抱着一沓笔记本和课本匆匆走进清晨八点的教室。今天是意外的人满为患,中文系虽然一直都是女生多,但这次貌似除了他已经没有几个男生了。找了个第一排的位置坐下,旁边的声音突然放大。




“吱吱兔!!我的妈真的蹲到了,瑞思拜论坛上的那个橙橙汁大佬。”




“我疯疗,真人好帅。”




“脑补他把主席sama外套扯下来的样子。”




“前排的小姐妹,我觉得我可以给贾正写出一篇狗血虐恋文。”




什么东西?朱正廷两耳不听窗外事,满脑子都是《李白诗选》,单身这么多年也不是没原因的。




不过她们不停地提到黄明昊的名字.......他只是有一点点在意,只是一点点而已。




可为什么脑子里开始混乱起来了……




“不行!”朱正廷拍拍自己的脑袋让自己清醒过来。




不谈恋爱,有伤风化。




突然,后方有个大胆的女生鬼使神差似的戳了戳他的后背,趁着教授不注意超小声道:“正廷学弟。”一阵期待又紧张。




朱正廷清楚这应该又是个想找他谈恋爱的学姐,心里开始打拒绝的草稿。




不管怎样他还是礼貌地转头微微一笑:“学姐你好。”后方女生被他忽然放大的脸又惊又喜地低低尖叫起来,朱正廷心里小小的虚荣心好像被满足了。




诶,这个学校还是有人因为我的颜值而喜欢我的嘛~




女生慌忙自我介绍起来,拨了拨刘海:“我叫苏芊凉,今年大二,也是中文系的,目前在学生会纪检部当个小萌新,是......论坛Hashtag#贾正的创办者之一。”




朱正廷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F级英文让他并没有听懂Hashtag的意思。




后边蠢蠢欲动的女生:“正廷居然没有生气?他不会早就知道我们的存在了吧?包括……贾正cp?”




女生二号:“啧,正主自嗑最为致命。”




苏芊凉给她们递了个眼神让她们嘘声,自顾自地开始介绍:“不知道学弟有没有看过前几天论坛上的那个视频,嗯,就是那个学弟你是男主角的那个,还有我们主席呃......看过的吧?”




什么这些那些的,朱正廷一个字没听懂。他摇头:“没有。”




说着对方便急急忙忙地掏出手机,选择性眼瞎般无视了教授疑惑的眼神:“学弟,你来看一眼。”




朱正廷也不知道这都是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便乖乖抛下“好学生”的皮囊伸头过去了。苏芊凉划屏幕划得飞快,锁屏上两个男孩不经意间手指触碰的照片吸引到他,刚想提问,一个一格音量的视频跳了出来。




视频听得不甚清楚:“...学长...副主席.......”




朱正廷觉得自己耳朵聋了。




这是我?




他定睛一看,屏幕上模糊的人影穿着一件深秋相配的夹克衫,右手里是没吃完的全家关东煮,左手则死死地拽着另外那个男孩的袖口。




旁边的那个人,一件外套,一件白衬衫,就好像.......




嗯,那天他拽下来的那件。




“这又是从哪儿.....搞来的视频.....”朱正廷的笑仿佛嘴里塞了五个柠檬,比哭得难看几百倍。




堂堂钢铁直男,可以说比丁泽仁还直,现在居然沦落到被人家偷拍暧昧小视频的境界。




刚想回答的苏芊凉突然被旁边一女孩拍了拍肩膀,那短发姑娘附在她耳边:“凉凉,刚论坛上爆出来今天黄学长好像要来这个班,说是教授邀请他来的。”




苏芊凉瞬间光彩四溢,发出了猪叫般的笑声:“相机打开好,内存卡备好!一会儿我们要做第一个爆料的!”




朱正廷又错过了她们的对话,他挠了挠头,思绪回到课堂。




“......今天特别邀请了一位大二的校园风云人物来我们班上给大家讲讲他对文学的见解,大家可能已经猜到了,他就是......”教授热情洋溢。




朱正廷闻言抬眸,对上刚进来的男孩的目光。




“我靠!主席!”






“朱正廷?!”








8




黄明昊满脑子都是今天早上丁泽仁给他看的那个自己被拽外套视频。目前O大校园的热搜词很荣幸地被他和那个天天咋咋呼呼的大一学生朱正廷承包了,黄明昊看着被刷上去的#我可以拽你的外套吗#词条很是头疼。




学生会的日常聊天群里,范丞丞和王琳凯正阴阳怪气地发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凯:学长~我可以拽你的外套嘛~




丞:噢~学弟~没关系,你放心拽~




丞:学长这外套多着了呢~任你拽~




“什么鬼东西……”黄明昊跟看神经病一样看着群里的两个戏精,也不知道朱正廷会不会看到……




有点烦躁,但是好像还挺开心的。




呸。这到底是什么毛病。




最近每次有人想要给他分享什么贾正或者朱正廷的绝美视频和照片,主席大人都会鬼使神差地伸过头看看,欣赏完之后总若有所思地点头几下表示赞同,最后满脸通红地吼一句:“谁要看这些东西!”




魔怔了,真是魔怔了,黄明昊默念。




说着今天早上刚在课上碰到的朱正廷又哒哒哒哒地蹦着跳着到了学生会的办公室,笑得一脸天真:“主席中午好,我今天上课表现怎么样?”




记得当时在课室里黄明昊一对上朱正廷的目光,什么拽外套什么贾正全部都是过眼云烟。而朱正廷猛地坐正,满脸堆笑,手交叠成小学生的模样,已经听不清教授在嚷嚷些什么的同时顺便眼神还要撇几眼黄明昊。




“学长,你看我怎么样?表现的好不好?”




黄明昊刚脱口而出他的名字后就后悔了,自己真没用。




被爱情冲昏头脑。




......爱情。




什么爱情?去他妈的爱情。




主席大人一惊,用力锤了下自己的脑壳,自己怎么会有这种大胆的想法,而且还是对着朱正廷。




思绪飘回来,他敷衍地点头:“嗯。”




“那我昨天的策划做得也还可以吗?”




“嗯。”其实那份文件他并没有看。




“那我可以升副主席了吗?”朱正廷试探性地询问。




“嗯。”




嗯嗯嗯嗯???




黄明昊回神过来才发现自己都说了些啥。




眼前的朱正廷一脸不敢置信,又惊又喜,颤抖的双手死死地拽着自己的衣角,眼底布满兴奋不已的光彩,连耳根都有些发红。




下一秒黄明昊发现一个巨型兔兔已经扑到了他身上,黄明昊立刻僵硬地垂下了手不敢有动作。




他刚刚到底干了什么蠢事……




“谢谢主席!我以后一定会尽心尽力干好的!”




那人把头深深地埋进自己的肩间,双臂禁锢着这个16岁少年的身体,温热交替,两只耳尖似有似无地触碰一下,那人身上还有一股香甜的奶香,黄明昊幼小的未成年心脏瞬间爆炸,垂下去的手不受控制的要抬起来又不好意思地放下了。




我的妈,我的妈,我的妈谁来救救我。




良久朱正廷才放开他,他深深地一鞠躬,把自己的课本和文件飞速转移到黄明昊旁边那个空缺很久的“学生会副主席”座椅,嬉皮笑脸地跑了。




不知道从哪里走出来的范丞丞语重心长:“做到了。”




黄明昊上去就是一脚把这个爆了不少猛料的人踹飞,不来个旋风三连踢已经是他最后的温柔了,随即一个人蹲在墙角痛哭流涕。




“我这算不算为爱情开后门……”他抹了把脸,嘴角却都是要飞到天上去了。






9




学生会今日重磅头条:主席好像要谈恋爱了?




话要从几天前说起,黄明昊恍恍惚惚地独自躺在床上,一向不怎么擅长社交的学长那日磕了药般在好友列表里搜了好久有谁这个时间能跟他聊聊天的。眼神锁定王琳凯这个一天到晚没事干的小屁孩。




昊:在吗?




凯:嗯嗯嗯嗯嗯主席大人您说




昊:你觉得朱正廷怎么样?




贾正男孩王琳凯对着屏幕,邪魅一笑。




黄明昊,有我这个兄弟,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凯:很好啊,认真负责,尽心尽力,对谁都特别好,为学生会每日熬夜修仙.......




昊:那你说我把他升到副主席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凯:不不不不怎么会。




昊:我这样像不像开后门?




后门?王琳凯思索。




凯:给家属开后门?




昊:嗯


(消息被撤回)








晚了,王琳凯满意地看着相册里新截的聊天记录。








“黄明昊啊黄明昊,你还是太年轻了。以你鬼哥这种手速,截个图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他一脸笑容地点开学生会没有黄明昊和朱正廷的群,按上加号,选择图片,那硕大的“嗯”字被放大,发送到群里。群里三十多个人,个个全天二十四小时跟饥渴难耐一样的蹲在手机面前等爆料。




群主王琳凯,活跃成员范丞丞。




全群炸了。




随而,主席要谈恋爱了的话题也被一传十十传百。




只有黄明昊还毫不知情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眼神时不时会瞥向左边认真工作的小人儿,耳根上的红好像也就他自己没发现了。




-




朱正廷这几日过得不明不白的。




苏芊凉和他成了不错的朋友,每天聊的不是学生会就是黄明昊,弄的朱正廷还有点不适应。一口一个“诶你知不知道学长他其实......”




虽然说有点奇怪,但是不知不觉中好像知道了关于他的很多很多呢,好像……有点甜蜜……就像是……




就像是谈恋爱时那种小鹿乱撞的感觉。




或许就是上课时都会幻想他会不会突然再次冲进来做一次演讲;干活的时候也会偷偷看看他,眼神撞上时那一个两个人都紧张的要死;路上碰到他,被女孩子们在后面悄悄讨论着,好像,是很快乐的事情。




不知道啊,好像喜欢这个人是很快乐的事情。




朱正廷这么想。




黄明昊也这么想。




10




苏芊凉:喜欢一个人就要大声说出来!




朱正廷盯着这句话思索了很久很久,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跟她说自己喜欢谁了。但道理总还是有一点的,他开始考虑了。前段时间的所谓“不谈恋爱,有伤风化”都是过眼云烟,谈个恋爱,有什么大不了的嘛。




苏芊凉:你直接跟他讲就行了,他肯定也喜欢你,信你凉姐,虽然凉姐也没谈过恋爱。




但我热衷于磕你俩啊。




朱正廷抿了抿唇,一想到要去表白脑子就昏昏沉沉的,心脏也不安地快速跳动着。




人生就这一次,不去白不去呢。




-




学生会空空荡荡,大家都约好了似的不在办公室里,其实人都在门口挤成一堆听着里边的动静。办公室里就黄明昊一个人埋头苦干,副主席大人朱正廷在旁边守着,等有啥文件可以丢过来,其实心里一直在不知道想着什么五五六六七七八八的。






“昨天掰过花瓣了,为了保险起见还掰了六朵,是上天让我去表白的……没事的,加油!”朱正廷在心里给自己打了个气。




朱正廷慢悠悠地往电脑里录入了不走心的几个字,转头看一眼低着头工作的学长,完全不知所措。黄明昊装着认真的样子,背地里早已满脸潮红,激动万分。




他看我了?他怎么一直在看我?干嘛看我?我有什么好看的?他看我我就不能看他了,多尴尬……




他尴尬地站起身来,准备去厕所避避风头,可他十分钟前刚在朱正廷炙热的视线下进过洗手间了……




“......学长。”






黄明昊的脚步顿时停下,身体像是被灌了铅一样行动不了,他低了低眼睫,对上朱正廷眼底的一汪清泉。




“学长。”朱正廷又叫了一遍,手顺势拽上Justin的衣袖,颇有些想要占有的感觉,语气里满是坚定,这也让黄明昊更加紧张了起来。






黄明昊只知道自己现在脑子里全部是他的名字。








朱正廷朱正廷朱正廷朱正廷哦。




是懵懂青涩的青春期吗,黄明昊压抑着自己的情愫,怎么连拽个衣服都能让自己心跳加速呢……




算了。管他的呢。




下一秒,朱正廷猛地被眼前人从座椅上拽起来,再回过神来时自己已经稳稳地靠着墙,一英尺外是心心念念的人的脸庞。




“......学长?”朱正廷声音颤巍巍的,有点不确定但又充满了期待地喊了第三遍。




黄明昊忍不了了,微微俯下身看着朱正廷的眼睛,距离近地两人的鼻尖就快碰到一起。




“…我不是你学长。”




“诶诶诶??唔.....!”




END.





评论(1)
热度(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