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凉今天凉了吗

天好冷啊,想就这样一直待着不走啦

逢场作戏〔中下〕

·娱乐圈先婚后爱设定

·欢喜冤家的相爱相杀

·勿上升

前文链接:

http://suqianliang0621.lofter.com/post/1f0dc3b2_12bc45ddc


「我们能不能不要再逢场作戏了」


-

今天是五个人一起生活的第六天。




这几天来大家相处地都已经非常熟悉彼此,过着轻松愉快的日子。




而最近发生了一件让三个人都特别愁的事,就是黄明昊和朱正廷在闹别扭。




此时好不容易把小两口赶出屋子骗他们去林子里摘点果子的陈森安娜夫妻松了一口气,终于让他们俩有相处的时间了,据说这两天黄明昊都是在客厅睡的。




三个人焦躁地在饭桌上商量着怎么让他们和好,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虽然可以增加点节目效果,但看他们现在的状态似乎要冷战到节目结束后……




“这不前几天还好好的嘛,怎么了最近。”小鬼躲在门口看着黄明昊和朱正廷往林子走去,而中间他们一句话都没有说过,甚至和对方离得远远的。




事情要从某天晚上说起。




五人去农场里帮农民们干了一天活完成了节目组的任务之后一起回屋子准备晚饭,好了之后大伙干脆搬了一张桌子到园子里吃饭。




夜晚的风轻柔舒适,带来了几分惬意,还有柔和的月光洒在每个人的脸上。




大家吃得差不多的时候就开始聊天,两位前辈很照顾黄明昊朱正廷小鬼三人,调侃了一翻小鬼之后便把话题转到了黄明昊和朱正廷这对身上。




“明昊,你跟正廷是什么时候决定结婚的啊。”安娜八卦地眯着眼。




“啊……我们其实认识挺长时间的了,后来觉得合适就结婚了。”黄明昊说完还伸手搂了一下朱正廷,却被人轻轻地躲开了。




朱正廷低着头不说话,心里有点失望,刚刚安娜姐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朱正廷还挺期待这人会怎么回答的,结果就被他这么敷衍过去了。




他不清楚自己到底为什么会失望,可能是因为黄明昊在摄像机面前被问到关于两人婚姻问题时的态度。




这到底也是他们俩之间的利益问题啊,黄明昊怎么可以就这样糊弄过去了……




什么叫合适了就结了啊……就算不知道怎么说好歹也编造点关于情感方面的铺垫一下吧。




后面的话朱正廷也没听见他们在说什么了,没多久之后就坐不住了,便起身收拾自己的碗筷……




“我吃饱啦,今天有点累,我先回去休息了,晚安安娜姐陈森哥,晚安小鬼。”




朱正廷心烦意乱地在床上躺了半小时也没睡觉,辗转反侧几次后黄明昊就进房间了。




黄明昊开门见背对着自己缩成一团的朱正廷一怔,想想还是得上去关心一下。




“朱正廷?你不舒服?”




“没什么。”被子里传来那人闷闷的声音。




“你刚刚闹什么,不知道还录着吗,被粉丝看到会怎么想?”




黄明昊只想好好关心一下朱正廷,却没想到自己的话对朱正廷来说每句都是带着刺的。




“我怎么就闹了?你也知道还录着?那你随便敷衍过去前辈的问题时又在意过粉丝看到会怎么想吗?”




“黄明昊,我没有闹,经纪人们之前就说过我们在合同期间要好好配合对方不是吗?我只是很不理解你刚刚的态度,而现在你反而又跑过来说我闹脾气了。”




朱正廷说话期间没有回过头看黄明昊一眼,语气冷漠地让他有点不知所措。




那晚之后黄明昊想了想觉得自己回答问题是确实有些随意了,也难怪朱正廷会真的生气了。




但让他更心烦的是,朱正廷是不是单单因为婚约期间互相配合对方以争取最大利益而生气。




黄明昊这几天跟朱正廷一直处于冷战状态,谁也没有先开口,黄明昊晚上也没有回房间,在客厅里睡了几夜,因为他们来录制节目不是来舒服的,所以屋子里并没有配置沙发,黄明昊也是在又冷又硬的长椅上铺上被子就躺……




经过激烈的讨论之后,三个人决定让黄明昊和朱正廷一起来完成一顿饭,第一天说好的午饭被两个人以各种理由搪塞过去了,这次一定要让他们好好在厨房里升温一下感情!




小鬼同学绘声绘色地说着自己的美好想象时,黄明昊就被朱正廷搀扶着回来了,黄明昊半个身子靠在朱正廷身上,一瘸一拐地走着。




“干嘛了这是?”安娜看见踉踉跄跄的两人连忙找出小药箱。




“刚刚不小心给树干绊倒了,崴到脚肿了。”朱正廷小心地把黄明昊扶到椅子上,露出那人红肿的脚踝。




“怎么肿得这么厉害……现在还不能擦药,先冷敷一下然后按摩下吧。”安娜在药箱里翻找着活血化瘀的药油,又扭头看向陈森:“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你去打点水,等会睡前给他按摩一下。”




陈森转身就要去打水,结果被小鬼拦住了,只见小鬼不停地张着嘴用口型在提醒他什么,然后费了好大劲才看清楚他在讲什么。




“让——他——们——自——己——来!”




夫妻俩立即明白,对着小鬼比了个ok,把这份艰巨的任务交给了还在揉着酸痛的肩膀的朱正廷。




夜深人静的,本该是在美梦里遨游的朱正廷,却被要给黄明昊按摩的任务打回了现实。




“嘶!你轻点!痛死我了!照你这样我会重伤的!”黄明昊慵懒地靠在床头不满地埋怨。




朱正廷瞪了黄明昊一眼然后又放轻了动作,小心翼翼地揉着红肿的脚踝。




“把自己当谁了!给你按就好了还嫌弃!”




“有你这么按的吗!”




“大不了你自己来呗!”




“嘶……按按按,你开心就好。”




揉了一段时间之后朱正廷已经困得不得了了,然而床上还躺着个大爷。




黄明昊见朱正廷打了个哈欠就知道他很累了,想起身出房间,却被朱正廷着急地叫住了。




“诶!”




“怎么了?”黄明昊有点开心,转头回去看着别扭的人。




“你别出去睡了,椅子这么硬……”




说完之后朱正廷更加别扭了,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于是又糊糊涂涂地给自己解释了一番。




“我是怕你被拍到了……要是被说我虐待你怎么办。”




果然第二天早上,两人一起从房间里出来脸上也不像之前那样死气沉沉的了,其他三人见了之后默契地击了个掌。




事总算翻篇了。




“各位早上好!”朱正廷笑着和黄明昊在饭桌前坐下,朱正廷熟练地从一旁拿餐具顺便给黄明昊也拿了一份,动作顺如流水。




“黄明昊你脚怎么样了?”小鬼边往自己嘴里塞面包的同时还没忘记关心黄明昊。




“已经没事了,我还年轻着呢,这点小伤不算什么。”黄明昊说完还自豪地拍拍胸前。




朱正廷正津津有味的吃着早餐,见黄明昊瞎嘚瑟就看不下去了。




“臭不要脸。”




三人是真的狠,说到做到,中午的时候就把黄明昊和朱正廷打发到厨房里去了,为了给他们留下相处空间甚至到外边逍遥快活了。




“为什么我们留着做饭!他们倒是去河边看鸭子去了!”朱正廷一边磨着刀一边抱怨。




黄明昊看见磨得光亮的菜刀不由得微微后退了几步,生怕朱正廷生气起来等会把自己都给炖了。




“什么叫看鸭子去了,能不能说得有深度一点,那明明是去感受大自然了。”




“还不是看鸭子去了。”朱正廷没好气地翻了黄明昊一个白眼然后从篮子里拿出一个西红柿,“愣着干嘛?帮忙啊?你是扭到脚了不是断了手。”




“嘶……你这切的我都心惊胆战的,慢一点,急什么急。”




“站着说话不腰疼,有本事你来。”




导演组在十几个镜头前看着两人在厨房忙碌的身影很是满意,他们一直觉得黄明昊和朱正廷放开来小吵小闹时似乎更加真实,也更加甜蜜。




两人就这样互怼怼着怼着时间就过去了,朱正廷看着烧开的水想起自己的西红柿还没切好又匆匆忙忙地跑回去切。




“啊——”




黄明昊在一旁洗着菜突然听见了朱正廷的惊呼,还有刀打在案板上发出响亮的声音。




“怎么了怎么了?切到手了?”黄明昊的关心几乎是下意识的,小跑着到朱正廷身边看着手指头上还在不断冒血的伤口。




“嘶……有点深……”朱正廷的声音因为指尖传来的疼痛感越来越微弱,手足无措地站着看着止不住血的伤口。




“不要用水洗,站着等我一下。”黄明昊利落地从客厅的柜子里翻出药箱,拿了双氧水和纱布到厨房去替朱正廷清洗包扎。




“痛不痛。”清洗完伤口之后黄明昊迅速拿出纱布开始加压包扎,发觉到朱正廷逐渐急促的呼吸后又适当地放轻了点。




“有点。”




“痛得一直在冒汗了还有力气嘴硬。”




“我哪嘴硬了啊,这点小伤还受不了。”




“别说话了,我等会陪你去医院看下……”




朱正廷微微侧了一下头看着黄明昊给自己仔细包扎的样子,阳光从窗户撒进来落在人的侧脸上印出睫毛的阴影和完美的下颚线,当初顽皮幼稚的男孩其实已经悄悄地长大了。




“这样看还是挺好的嘛……”朱正廷心里道。




而他们心底的那颗不知何时被埋下的小小的种子,似乎在慢慢地萌发,长出了稚嫩的幼苗,甚至还有要疯狂生长的趋势……




这一切就像一场戏一样,或许本来就是一场戏,这个剧本,好像还有一点点的可怕和疯狂。




朱正廷偏过头去注视着地板,许久之后又轻轻地在黄明昊耳边说了一句话。




“谢谢……”




“要是想谢我的话……”黄明昊看着朱正廷的眼睛,又摆出了欠揍的笑容,“想谢我的话下次在丁泽仁面前夸我几句!”




果然刚刚还那么温存的时刻又被打断了,朱正廷生气地把包扎好的手抽出来,小声骂着不懂情趣的人。




“我不会在丁泽仁面前夸你的你放心吧,我反而会把你的蠢事都给爆出来。”




虽然嘴上都说着嫌弃,但是黄明昊还是借了节目组的车陪朱正廷去医院了,朱正廷也乖乖地跟着走。




“我不要缝针黄明昊!!!我要回家!”朱正廷攥着几张单子在收费窗口前欲哭无泪。




黄明昊对他的拒绝不理不睬,抢过他的单子往窗口里递,“活该你,我可早说了让你小心点了。”




朱正廷见黄明昊不吃硬的就开始了撒娇攻击,刘海软软地趴在额头上手从袖子里伸出一点点委屈地抿着嘴抓着黄明昊的衣角。




“明昊……我不想缝针嘛……很痛……”




“没用。”黄明昊看也不看一眼就拍掉朱正廷的手就拖着不情不愿的人往报告单上写着的科室走。




“我真是怎么就摊上你了我。”朱正廷绝望地仰着头不再挣扎任由黄明昊拉着走。




医生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一位帅气的小伙子拖着一个一米八几的男人进来了。




“不用紧张。”医生和善地笑着安慰着朱正廷,然后转头去问黄明昊,“你们是什么关系?”




刚刚还沉浸在悲痛中的朱正廷一下子来了精神,跳出来把黄明昊挡住在身后。




“我是他监护人!”




“幼稚。”黄明昊把朱正廷拉到一边,“不好意思,他脑袋有点不好,待会可能还要去精神科挂一下号,您继续就好。”




说完之后黄明昊还扫了眼朱正廷然后补了一句:




“我是他合法丈夫。”




tbc.



评论(12)
热度(3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