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凉今天凉了吗

天好冷啊,想就这样一直待着不走啦

【贾正】爱与误[上]

※伪破镜重圆

※勿上升

※上下两篇完结

-

——你知道,爱与误之间的距离有多远吗?

-

有人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这句已经老土得不得了的情话,却一直被深信着。


每当朱正廷听到这句话,他只会非常不屑地冷笑一声。


那他陪伴黄明昊的三年又算个什么呢。


也许也算不上什么狗屁陪伴吧,自己只不过是被他包养了三年罢了。


对,一段没有爱的关系。


-

“来大家可以入座了!但我们的男一号路上堵车了正赶来!大家先随便聊聊哈!”


一位四十开头的男子扯着嗓子着急地对一屋子里的人喊,圆形餐桌上摆满了酒和菜肴。


这是播出后大火的电视剧的一场庆功宴,刚刚大声喊叫的那人便是著名的导演,姓刘。男女主角都是有人气有实力的演员,再加上后期精心的制作和剧情,不火也难。


话语刚落,房间的大门就被推开,朱正廷脱下风衣递给身后的助理,大步走进来。


被金黄色的灯光照耀下朱正廷的五官显得更加完美立体,他得体大方地对众人笑了笑随后弯腰道歉。


“不好意思大家久等了,我来晚了。”说完目光再望向那位四十多岁的男子,“麻烦了,刘导演。”


朱正廷的道歉颇有诚意,也没有提路上堵车的事,没有为自己找任何借口。也因为这个,众人听得也很舒服,心里默默称赞着朱正廷的性子确实好。


一旁的男二号先开口,倒了一杯酒笑着走向朱正廷。


“那正廷你要自罚一杯哦谁叫你来玩了!”


大家听到了也跟着起哄,也没什么恶意,单纯是有热闹为什么不凑呢,朱正廷只好跟着笑着接过酒杯一口闷,大家才放过他。


朱正廷是当前娱乐圈里正值上升期的人气演员,虽然是人气小鲜肉,但演技实力是很多前辈都认可的。


多年前他在演艺圈里摸爬滚打跑龙套的时候,还没有人认识他。后来一次很巧合的机会,他被一家叫极悦的公司看中了,公司觉得他非常有潜力不久就给了他一部男三号的剧。


朱正廷果然不负众望,戏份虽少,但让观众深深地记住了,并且角色被他诠释地非常完美,也就收获了一批人气。


再后来,由极悦制作的一部电影非常成功,票房大卖,朱正廷在电影中饰演的是男四,一个不起眼的配角……


-

“嗨,敬一杯吗?”一个女声把朱正廷从回忆中拉了回来。


是剧里的女一号,叫林伊,也是最近很火的演员了。朱正廷因为自己走神了这么久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点点头拿起酒杯。


脑里还在回想着以前的事情,朱正廷刚心不在焉地抿完一口酒,刘导演突然起身惊讶地叫了起来,在座的很多人都跟着起身。


“黄总?你怎么来了?我……我还以为你没时间来着……”


门被打开,叫黄明昊的人戴着墨镜走了进来。他摘下了墨镜扫了一眼屋子里的人。


“没事刘导,是我的问题,一开始的确没有时间来的。后来想想这部剧的制作也有极悦的参与,缺席也不好。”


“况且……我们公司的人还独自在这里呢也不太好……”黄明昊意味深长地抿了下嘴,眼神扫去女一号林伊的方向。


半分钟前朱正廷一看见从门口进来的人,立马低头躲在林伊身后小声请求她。


“林伊姐,挡我一下……麻烦了……”


进来的人果然是黄明昊,一个让自己无比纠结了很久的人,想见又不想见,三年前包养自己的金主,极悦的总裁。


但那段日子,朱正廷实在不想提了。


三年前,也就是在那场饰演男四的电影的庆功宴上,朱正廷因为当时还不怎么出名也没什么人跟他交流,喝了几杯酒之后迷迷糊糊地然后误打误撞地碰上了黄明昊,也不知道怎么的两人就莫名其妙的提前离场到酒店睡了一夜。


第二天忍着下身疼痛醒来时朱正廷发现自己昨晚上喝断片了,还跟一个不认识的人睡了一夜。而且那人还是刚接手极悦的总裁黄明昊。


朱正廷想趁着人还没醒先溜之大吉结果动静太大吵醒了黄明昊。


然后又莫名其妙的,黄明昊提出了要朱正廷陪他在一起留在他身边的要求,说他可以给朱正廷一切的好处,也会把他捧红。


朱正廷垂下眼睑不敢看眼前的人,小声地问道:“这算是包养吗……”


黄明昊本来并没有说想要包养他的想法,他只是想跟一见钟情的朱正廷谈个恋爱罢了,可能说一见钟情会有点像瞎扯,但他的确是一个第一眼就让人忘不了的人,他突然想逗一下朱正廷。


“也可以这么理解。”


应该没有人会想到,当红明星,朱正廷,三年前曾被极悦的总裁包养过,靠着潜规则半年内接了一部大制作的电影火了。


朱正廷陪在黄明昊身边三年,他差点就以为自己跟黄明昊已经是情侣的关系了,黄明昊对他很好,他们一起出门时被拍过,但为了朱正廷的前途黄明昊花了高价买断了消息。


为了朱正廷,他还做过很多。这也导致了朱正廷不断地怀着希望猜测他们的关系。


直至有一天晚上朱正廷拍完戏回到与黄明昊同居的别墅里,听到了没闭紧房门的房间里传来的粘腻的女声。


果然,自己算个狗屁,人家黄明昊都直接把人带回家里了,而自己还傻傻地想着黄明昊是不是也喜欢自己。


他只不过是一个被包养的情人罢了,靠着不正当的关系上位的罢了,所有的一切包括三年的默默陪伴都是自己的心甘情愿。


仿佛溺亡于大海的窒息,还有被刀割着的心痛,眼睛酸胀着还死劲憋着。


听到开门的动静黄明昊带着酒气从房间里出来,身后还跟着一个面色潮红的女人。


女人不甘示弱地瞪了直直站着没瞧过两人一眼的朱正廷一眼便快步离开了。


朱正廷就这样站着没有任何反应,紧握着拳头身子在颤抖,他抬头望向黄明昊,红着的眼里充满了不可置信。


“黄明昊,我知道我们什么关系,但你他妈至于还把人搞到家里来?你把我当人看了吗!”


黄明昊皱了下眉头,他喝多了现在脑子里乱地不得了,但他尽力保持着清醒想上前抱住朱正廷,那人却后退了一步躲开他。


“黄明昊,你放过我吧……我不想再继续了……”


黄明昊抬起来的手颤巍巍地放下,听见朱正廷绝望的语气他突然有些害怕。


“不是……正廷……刚刚是误会……”


“带着一个跟我示威的女人回来你现在跟我说是误会?黄明昊……我求你了……放过我吧……”


朱正廷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黄明昊看着他倒在沙发上把头埋在臂弯里小声抽泣着。


他可能真的不想跟着自己了吧……他应该很想自由的……可黄明昊却把他禁锢住了……


黄明昊觉得自己像一个罪人,他也不想解释了,是时候放朱正廷走了,毕竟他不愿意待在自己身边。


“好……”


-

林伊注意到了黄明昊看向她的目光,她瞟了一眼黄明昊又瞟了一眼一直低着头的朱正廷,似乎猜出了什么,八卦之情油然而生。


林伊低头小声喊朱正廷,“喂,他坐下了,你可以出来了。”


这时朱正廷才松了口气从林伊身后出来。


“不对劲啊……朱正廷……你在躲黄明昊啊?”


“你们……是发生过什么么?”


朱正廷被林伊突然的提问呛到,猛地咳嗽了几下呛得眼睛都红了。


“没有。”


还好黄明昊也没让朱正廷难堪,自从那晚之后他们已经断了所有联系,朱正廷也搬了出来,半年了他们也没有见过面,朱正廷忙着拍戏,黄明昊也有公司的工作。


庆功宴结束后跟导演聊了几句顺便告别完只剩寥寥无几的人了,朱正廷穿好衣服准备出门却被黄明昊拦住了。


朱正廷使劲控制住自己内心的波动还有随时就要涌上来的思念,客气地退到一旁示意让黄明昊先走。


然而黄明昊一直抵在门框不走,抱着臂用目光肆意打量着朱正廷。


“你喝酒了,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黄总,我助理接我,谢谢。”


黄明昊承认听见黄总两字时心抽痛了一下,记得两人刚在一起时朱正廷一直因为自己的身份小心翼翼地称呼黄明昊为黄总,后来黄明昊安慰他不要把自己当成见不得人的情人一样才把称呼改过来。


两人也就这样僵持着,朱正廷死活不用黄明昊送,刘导演正交代着事情发现两人站在门口不知道在干什么,朱正廷还说着自己回去就行。


刘导演立刻就理解为黄明昊关心艺人而朱正廷客气拒绝,都是年轻人客气什么啊真是,想着就走过去笑着和解。


“哎呀正廷黄总要送你你就答应嘛客气什么,快点吧现在不早了你又喝了酒,等助理来接你也得挺久的!”说着就把一旁的朱正廷拉过来轻轻推着他出门口。


导演都出面了朱正廷不好意思再拒绝,只好僵硬地笑着跟在黄明昊身后回头跟刘导演说着再见。


嘴上跟刘导演说着没问题别担心出了饭店门口朱正廷就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叫助理,结果被黄明昊一把扯着走给塞到了副驾驶座上。


朱正廷不停地拨动着车门把手想出去结果黄明昊迅速上车给锁上门了。


朱正廷气得不得了有些恼怒,狠狠地瞪着黄明昊。


“开门!不用你送!”


黄明昊不理会朱正廷,侧身系好两人的安全带后就要开车。


开了一半黄明昊才反应过来自己并不知道朱正廷的住址,已经下意识地开回以前的房子的路上。


黄明昊有些尴尬地理了理几根刘海,咳了两声。


“你家住哪?”


朱正廷还在生气刚刚黄明昊强硬的态度,又气又委屈,听见黄明昊的询问之后差点笑出声,于是开始阴阳怪气地说着,内心还翻了个白眼。


“呵,黄总既然什么都不知道刚刚又何必这么执着啊,免得让自己尴尬不是。”


对于朱正廷现在的态度黄明昊轻笑一声,他倒很喜欢这样的朱正廷,之前一起的时候朱正廷也喜欢跟自己斗嘴赌气,他本来就应该这样无忧无虑地做着自己。


“得,你不说就直接回以前的房子算了,反正也快到了。”


朱正廷这下简直想抓狂,这又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被一个已经半年多没关系了的金主强行给抓回来,这又是什么戏码。


“黄明昊!你给我开门!”


“你想在公路上过夜吗?”黄明昊挑眉。


“那也比回去对着你的小情人受气强!”朱正廷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情就有点烦还有点酸。


“我哪来的小情人?”想必朱正廷又在介意那晚上的事情了,黄明昊想要开口解释,但想想还是算了。


“哪来的你自己心里没点数?不过黄总现在在外面怎么逍遥快活都跟我没关系了呢。”


黄明昊听出了朱正廷话语里想要扯开他们俩之间关系的意图,但他只是低着头不回答,毕竟那晚上的误会都是因自己而起。


车窗留了一点缝隙,朱正廷吹风吹着吹着就靠着椅背睡着了。


到了之后黄明昊也没有叫醒朱正廷,前段时间拍戏应该很累吧。他凑近观察朱正廷的睡颜,嘴上不说,这么久没有见了自然是很想念对方的。


黄明昊正想偷偷地亲一下朱正廷的脸,结果刚靠近气息扑在脸上朱正廷就吓醒了,瞪大了眼睛看着靠近的黄明昊立刻炸了毛。


“黄总,你要是再对我有什么想法你信不信我把你车胎都给戳爆?”


朱正廷把黄明昊盖自己身上的外套一扒就下了车,猛地扔下车门砰的一声。


-

朱正廷进了门之后习惯性地伸出手开了灯然后换鞋,想着赶紧甩开黄明昊马上打电话让助理明天早上六点钟就来接他。


黄明昊停车去了,朱正廷挂完电话打开他以前住的卧室的灯,黑暗的房间登时亮了起来。


半年过去了房间还是像以前一样没有变,床被都是干干净净的,桌子和地上也没有灰尘。


房间里还摆着朱正廷以前的东西,因为当初自己当晚就逃走了,只收拾了衣服,其他东西想以后让助理来拿结果忙着忙着就给忘了。


但他没忘过黄明昊啊,无论再忙,反而在累到要倒头就睡的时候想起黄明昊,好像一切都没有那么苦了。


所有东西的位置都没有变过,就像朱正廷从没有离开过,黄明昊没动过他的东西,但一直有让人打扫房间。


朱正廷知道自己现在肯定很狼狈,他连忙抬手胡乱地擦着脸上的泪防止等下让黄明昊看见了,同时暗骂着自己别想太多,毕竟这是黄明昊的家他肯定要好好打扫每个房间。


他提醒自己跟黄明昊从来只是包养与被包养自己的关系,更何况现在已经没有关系了。


黄明昊出现在房间门口时朱正廷还没发现,他就这样看着朱正廷独自整理情绪。


“哭什么啊,不就是打扫了下房间吗?”


朱正廷被吓了一跳,转过身时还红着眼眶。


确认自己开口不会染上哭腔后他才问黄明昊:


“房间你扫的?东西都是你自己洗的?”


“对啊怎么了感动么?想着你以后可能会回来。”黄明昊毫不在意地耸耸肩。


“你先出去吧我困了。”


黄明昊惊讶道:“不是、你这么快就要赶我走?”


朱正廷低头整理床被不说话,黄明昊只好转身出房间。


没走几步就听见朱正廷躲在房间里自己小声抽泣的声音,不忍心只好折回去。


黄明昊坐床上揽过朱正廷的肩,“行了哭什么用得着这么感动么好不容易回来一次。”


朱正廷躲闪着目光不敢看黄明昊,无奈之下黄明昊只好掰过来朱正廷的头。


“你在我面前不用担心什么,你还害怕我笑你咋的……不用躲着藏着。”


朱正廷一边克制着情绪,一边想着以前的事情。


烦死了。


“黄明昊。”朱正廷轻声喊道。


“嗯?”


“我们以后还是不要有任何瓜葛了。”朱正廷低头叹了口气接着讲:“你有你的事业我也有我的工作,我只是一个小演员但你还有你的公司,我们本身就不是一路人,你会让我觉得,我在仰视着高处的你。”


“我知道那次晚上我也没资格跟你生气,我明白我是什么身份我不应该干涉你的生活,现在这样也挺好的,再也不会打扰对方了。所以我们还是别再联系了。”


“所有东西我明天会带走,你也不要再想着我了,我不想再继续一厢情愿的感情了……”


黄明昊笑了笑,一厢情愿?后来的相处黄明昊以为朱正廷已经释怀了,没想到他一直迈不出包养这道坎。


“朱正廷,你真的觉得我们只是你一厢情愿的包养关系吗?”


“不然呢……”但朱正廷想想三年里他们的确是情侣之间的相处模式,而且黄明昊从没提过自己金主的身份。


“我从来没看低过你,我没有把你当包养的情人来看,当初只不过是脑子有坑想逗你玩一下……我对你,一直都是真心的,你也不是一厢情愿。”


“那晚上的事情是个误会……我那天喝多了,那女的就送我回来了,但不知道怎么就到房间里了……我们真的什么也没做……我把她推开了……”


“那天你哭着让我放过你……我不想看到你那么难过……我不想成为禁锢着你的罪人……”


黄明昊不知不觉地就对朱正廷说了特别多,自己也没发觉,说着说着就红了眼,最后只能懊悔。


“朱正廷……对不——”


黄明昊刚想道歉,就被朱正廷凑近用唇堵上了,黄明昊迅速夺回主权。半年没联系过想念到快要发疯,思念快把两人吞噬。


吻了好一会儿黄明昊才松开朱正廷,朱正廷红着脸微喘着气推黄明昊出房门。


“我……我要睡觉了……”


给朱正廷盖好被子关好灯之后黄明昊出阳台拨了个电话。


“喂?是我,黄明昊。听说刘导最近有部电影在找投资?告诉他所有经费我们包了,我们很看好这部电影。”


“对了,他是不是还想找朱正廷合作来着?可以把剧本发来给我。”


黄明昊微笑着挂了电话点燃了一根烟,这事还得好好感谢一下刘导呢。


tbc.

评论(8)
热度(274)